“浙江智造”战胜德意百年老厂 为四届奥运会提供赛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
  编者按:

  从伦敦到里约,匆匆又是四年。当我们的目光从欧洲杯足球赛,慢慢转移到南半球最热烈的国家巴西时,奥运会的脚步悄悄近了。从吴小璇到孙杨,从周苏红到谢震业,从奥运场馆建设到奥运装备遍布全球,浙江和奥运会之间,一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。在巴西里约奥运会即将开幕之际,我们寻找两万多公里外的浙江元素,探访浙江军团在奥运会中的前景。

  

  20年前,华鹰控股还只是一个单纯模仿国外赛艇企业产品的“新兵”,而到了2016年的巴西里约奥运会,56艘打着“浙江智造”印记的赛艇,将被作为里约奥运会赛艇项目的官方唯一指定赛艇,供各国赛艇队使用。

  从雅典奥运会开始,华鹰控股制造的赛艇已经参加了四届奥运会了,除了在北京奥运会上的身份是赛艇联合供应商外,其他三届都是作为组委会唯一指定赛艇供应商身份参加的。董事长熊樟友说:“我们可是战胜了来自德国、意大利的百年赛艇制造工厂,才获得这样的资格。”

  

  全年赛事成绩前五入围奥运供应资格选拔

  “浙江智造”拿了专家评选、运动员盲选第一

  “和其他项目的器材选拔有点不一样,赛艇这个项目,是看全年你这个品牌的赛艇获得的总成绩来进行排名的。”熊樟友告诉记者,不管哪个国家,只要使用华鹰的赛艇比赛,成绩就会计入全年的成绩。

  最终,里约奥运会的赛艇供应商选拔,除了这家位于杭州富阳的赛艇制造企业外,还有德国、意大利、美国、澳大利亚的赛艇公司。熊樟友说,德国和意大利的企业,在赛艇制造方面都有120多年的制造历史,而对于华鹰来说,总共也不过三十多年而已。

  赛艇选拔包括运动员的盲选和专家组的专业评选。

  在盲选环节,不作任何标记的候选赛艇在水面一字排开,运动员使用后,评选出运动感觉最好的。结果,华鹰的赛艇获得了第一。

  在专家组的评选中,华鹰又以过硬的技术标准再获得第一。

  赛艇在水中要尽可能减小水阻,所以船体一定要直,“最长的8人艇有17米,我们的船从船头到船尾的直线偏差控制在2毫米以内。”熊樟友举这个例子说华鹰的制造工艺在全球是领先的。

  赛艇的材料和制作工艺也很重要。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以后,国外的企业开始采用航天技术来生产赛艇,而这种技术,华鹰早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前就开始使用了。“我们的船体采用碳纤维材料加上凯夫拉材料复合而成。”熊樟友解释说,碳纤维材料会让船体很硬,而用来生产防弹衣的凯夫拉材料则会让船体具有韧性,这才是让船体保持又硬又有弹性的关键。

  

  从简单复制到每年投净利润20%做研发

  浙江企业“造”出500多块金牌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华鹰成立初期,赛艇的生产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,更多的是简单的复制,变化发生在1994年。

  1994年,华鹰完整复制了两艘德国赛艇,放到世界赛艇锦标赛的现场,结果被德国企业投诉到国际赛艇联合会器材委员会。

  当时的国际赛联器材委员会主席、德国人克劳斯找到了熊樟友,说出了一句戳中熊樟友内心的话:“只会简单模仿,你永远只能跟在其他企业的背后,用其他企业过时的技术。但如果你自己会研发,你的生产技术就有可能超过其他企业。”

  听完克劳斯的话,熊樟友咬咬牙,请了克劳斯来做技术顾问。要知道,当时克劳斯在国际上的授课费用是4个小时5万美金。

  克劳斯看了华鹰只有2000平米的小作坊之后,提了两个要求:第一,所有设备推倒重来,因为当时那套设备根本无法生产出合格的赛艇;第二,三年内不要生产赛艇,把时间用到研发上。

  1998年,熊樟友带着三艘崭新的赛艇亮相德国科隆的世界赛艇锦标赛。一开始没人知道熊樟友和他的赛艇。幸好,第二天比赛前,乌克兰队找到了他。“他们的艇用了很久,想试试看我们的艇,我就把艇借给他们了。”20多分钟后,乌克兰队来还艇,还带来了一块世锦赛的金牌。华鹰的艇一下子出名了。

  “关键还是创新。”熊樟友说,华鹰每年都把净利润的20%拿出来作为科研经费,20多名研发人员在几名德国专家的带领下,每天都在研究流体力学,研究材料工程学。“我们用上航天材料的时候,其他国家还在使用航空材料。这就是当年克劳斯说的,我们有自己的研发能力。”

  为了配套生产能力,华鹰拥有目前全球最全的生产线,包括男女的单人艇、双人艇、四人艇、八人艇模具,整套模具的总价高达3000万美元。而华鹰每年的3000余艘赛艇的生产量,则相当于德、意、美、澳赛艇企业产量的总和。

  从1998年开始,华鹰的赛艇帮助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赛艇队拿到了各类赛事的500多块金牌,而且,只要参加赛事竞标,基本上最后夺标的都是华鹰。“继续走自主研发的道路,生产更好的赛艇,也是我们未来最大的追求。”

  

猜你喜欢